核電廠恐怖異境!《厄夜車諾比》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2年11月23日 上午1:55

《厄夜車諾比》(MDC媒體發展)

■但唐謨

核能很好用,只要你能搞定核廢料,只要不出事。但是全世界沒有人可以保證核能發電的安全性。我們都知道核子射線會讓人生病、早死、身體突變、生命悲慘;我們偶而也會在報紙或網路上看到經歷核災核爆的人的照片,或許頭髮掉光,總是面目陰沈,好像某種冤魂,透視著歷史的荒謬。這些恐怖的影像已經深植在我們的集體記憶當中,就像一個揮之不去的夢魘,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再度出現在惡夢當中……

恐怖電影《厄夜車諾比》(Chernobyl Diaries)反應了我們(政客除外)對於核能的集體恐懼。故事的地點是歷史上最慘痛的核災遺址,前蘇聯的「車諾比」電廠附近的城市「皮里亞特」。1986年車諾比核災事件之後,皮里亞特城的5萬居民2天之內全部撤光,他們所有的財產,物品,玩具,洋娃娃,全留在原地,一樣也帶不走。一夕之間,這座城市變成了空蕩蕩的棄城,唯一留下的,只有電廠外洩出來的核射線。今天,這座隸屬於烏克蘭的城市,經過了20多近30個年頭,輻射量漸漸減少,動植物也開始生長;而且竟然發展出了小型觀光,在專業導遊的陪同下,遊客可以進入撤離區旅遊,見證歷史的慘痛。

對於愛好刺激的年輕人,這種觀光是非常有吸引力的。這部片的主角,幾個美國年輕男女,高高興興地從洛杉磯出發到烏克蘭玩,然後他們找了一個地下導遊,帶他們去皮里亞特,拍些lomo照片……片中的皮里亞特城是在東南歐取景,棄城內空無一物,廢棄的房舍和遍地的文明遺物,好像「後啓示錄」的末日場景,而那種陰鬱的氛圍,也像是塔科夫斯基的電影場景。核子反應爐就在不遠的地方,可以用來當拍照的背景,拍一張白流蘇和范柳原的傾城之戀浪漫照。可是一面遊玩,一面還是必須用一種輻射偵測裝置檢查輻射量。這種地方也不容許你停留太久,因為人體無法吸收過多的輻射,畢竟,這還是人類文明當中最恐怖的一個地方……

拿一個核災後的廢墟當做恐怖場景,其實最恰當了。尤其是車諾比的冬日,白天很短,天一下就黑了。他們的車子出了問題,天一黑就什麼都看不見了,然後和所有恐怖片的公式一樣,他們失去了對外界的聯繫,只有一個簡單的對講機,然後,有人被殺了,黑黑的夜裡面有奇怪的東西在跑來跑去,威脅著這些來自「真實世界」的外來客……這個廢墟已經不是完全的不毛之地,還有可以看到植物生長,狼狗和熊似乎不怕輻射,也群聚在這裡生活;水裡面還是有魚,但是好像已經變種成了怪魚。在這裡,最恐怖的事情就是就是看到有「人」,因為這種惡地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夠生存啊,除非……

車諾比核災之後近30年,我們完全不知道那個廢墟究竟變成什麼樣子,大量的核燃料仍然存放在那裡,沒有人敢去處理,但是大自然並不會因此而停下腳步,一個被人類背叛的大自然,有沒有可能自己生成出另一種非人的恐怖異境,當作一種報復?我們對於核能的恐懼和未知,形成了這部片的恐怖來源。

這樣的歷史創傷,台灣也發生過:桃園觀音鄉大潭村成立風力發電廠之前,曾經在1984年發生鎘廢水汙染,原本怡然的農家景象,一度也變成了無人居住的鬼鎮(好像也可以當恐怖片場景),就和皮里亞特一模一樣。歷史永遠帶來教訓,只是人類忘得太快,別讓愛因斯坦不得安息啊!

……..文章來源:按這裡


精選文章

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