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廢棄金屬的循環再利用 美國能源部不負責的狂想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2月19日 上午12:29

國際環境評論:核能廢棄金屬的循環再利用 美國能源部不負責的狂想

■倪世傑

一直到今天,核能發電所產生的廢料問題一直為人所苦,然而,並非所有國家都像瑞典一般,願意花費鉅資,在堅硬的花崗岩盤下5百公尺興建巨型隧道式、估計可儲藏核能廢料10萬年的核廢儲藏設備(註)。如果台灣的學者專家也能夠去瑞典走一遭,體察瑞典官方與市民社會對核廢料危害的「重視程度」,或許,將一改認定「核能是廉價能源」的態度,因為,處理核廢料的成本,如果你真的把它當一回事,而不是任其儲存桶在蘭嶼鏽蝕腐爛的話,核能確實不是廉價的能源。

然而,我們同樣需要正視的是,全球能夠產生核廢料的不只是核能電廠,只要與核能有關的設備,包括核武廢料在內,皆具有高輻射能,一旦流入民眾日常生活環境中,後果將難以想像。

▲美國能源部長朱棣文在路透能源高峰會(Reuters Energy Summit)上回答提問,圖攝於2009年6月1日。(圖文/路透)

但誇張的是,由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朱棣文博士(無黨籍)所領導下的美國能源部,卻想要回收再利用美國軍事工業生產核武所污染的核廢金屬,如此一來,含有阿法(α)、貝他(β)粒子以及X射線的金屬,將混入所有與合成金屬有關的製品當中,像是家電用品、眼鏡鏡架、廚房用品等等民生相關的金屬類商品未來都難以倖免。人體與動物一旦與之接觸,將罹患癌症、白血病等致命疾病。這也是為何於2000年,當時的美國能源部長李查遜(Bill Richardson,民主黨籍)斷然拒絕回收核廢金屬的原因。

能源部當前的政策是釋出1萬3,790公噸的核廢金屬,這相當於174架挑戰者號太空梭重量的金屬,根據美國能源部的說詞是「未受污染」或是「僅金屬表層受到污染」。根據美國能源部於2012年12月公布的資料顯示,包括布魯克海文國家實驗室(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與費米國家實驗室(Fermi National Accelerator Laboratory)等實驗機構在內的許多科研與核武器機構,都準備處理這50到60年來所產生的核廢金屬(見下表),做為全球的核子軍火庫,即便是科研機構,都累積了龐大的核廢金屬。

美國歐巴馬政府如繼續這項政策,勢必受到民眾的反對,以及鋼鐵工業的反對。做為美國的經濟支柱,鋼鐵工業又如何能夠承受得起「輻射鋼筋」的衝擊?畢竟,1990年代的輻射鋼筋事件最多衝擊台灣一百多間的房屋,卻已經在台灣社會引發不少的震撼以及上千民眾心理的創傷,一旦這萬餘噸的輻射金屬以循環利用的名義以各種民生用品的形式流入市面,不僅美國鋼鐵價格將應聲而倒,全球民眾的健康福祉也處於危險之中。而這一切,都是研究核子能、發展核武必須付出的代價,只是,60年過去了,人類是否面對核能時是否真的準備妥當?核廢金屬的處理問題,又再一次給這個問題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註:本文所指的即瑞典核燃料及廢料管理公司(SKB)於該國東南部奧斯卡港(Oskarshamn)所興建的核廢料儲存廠。

……..文章來源:按這裡


精選文章

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