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綠能蓬勃發展 台灣非核借鏡

客家電視台 – 2013年4月23日 下午8:04

【廖期錚 范群宏 賴冠諭 綜合】

今天的何去何從專題報導一起來了解,2022年以前要完全廢核的德國,再生能源發展得如何,德國目前再生能源發電,占近4分之1的比例,不過其實在20年前,德國跟台灣一樣,再生能源只占3%左右,最大的關鍵點就是,2000年通過的再生能源法,除了簡化風力,太陽能光電設施等申請程序,並規定電廠有併聯 收購,再生能源電力的義務,這才使得綠能,在德國蓬勃發展,但高比例的使用綠能,也造成了高電價,而急速增加的綠能設施,對環境造成的影響,最近也受到討論,學者預期,未來台灣,如果積極發展再生能源,勢必也將面臨相同的挑戰。

德國總理 梅克爾(資料畫面2011年):「我們會從現在到2022年逐漸放棄使用核能,這對德國來說是個大挑戰,但也同時代表著下一代將有更多選項。」

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後,德國率先為國內核能使用定下2022的最終期限,但德國人卻不怕因此缺電,因為快速成長的再生能源成為最有力的後盾。

台北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研究所教授 李堅明:「他們到2020年估計大概可以達到30%,在整個發電的占比,這個是相當可怕的,因為全世界很少有國家這麼高。」

蓬勃發展重要關鍵點,就在2000年再生能源法通過後,德國業者只要申請建置風力太陽能等綠能機組,不需經過簽約或是核准,電廠就有義務讓綠電併聯上網,並至少保價收購20年,而輸配電業者同時也可透過自由買賣電力,創造利潤。

核工專家 賀立維:「我賣電的人,你發電哪邊便宜,我就跟你買電,接到客戶手上,賣電哪間收購的錢高,我就賣給他,就是發電賣電二元化,這是最重要的關鍵。」

截至2012年底,德國發電配比再生能源已達21.5%相較於1991年3%左右,20年足足成長7倍,創造「綠能奇蹟」。然而德國的綠能經驗,在台灣卻不一定能照單複製。

淡江大學經濟系教授 廖惠珠:「它用很大的面積,但是它能產生的能源就很少,那我們台灣相對比較地狹人多,人稠地窄的地方,我們真的是不容易發展。」

除了土地面積先天差異,德國發展再生能源的過程,收購綠電的成本,以綠能附加費的方式包含在電價中,讓全民共同負擔,不過隨著綠能擴張,附加費也逐年調漲。現在德國1度電約合台幣10到12元,是台灣電價至少3倍,即使對年收入將近是台灣2倍的德國人來說,仍舊是不小的負擔。

淡江大學經濟系教授 廖惠珠:「民眾已經抗議了,說我們不願意再增加負擔,所以我們預估,德國再生能源發展恐怕也是碰到一個瓶頸,目前我們再生能源附加電費到現在都沒有收,因為民眾不願意。」

台北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所教授 李堅明:「提高電費以後,除了剛剛講,再生能源發展比較有利,提高能源效率,也能真正推動,這個政府必須要用其它的方式來做配套,減緩一般民眾、所得低的人的負擔,企業的競爭力避免受折損。」

德國從核能走向綠能,花了至少20年才具備非核的條件,不過卻也帶來高電價時代,台灣要發展再生能源,除了得排除各種行政障礙之外,電價也一定會調漲,長期享受低電價的台灣,用電者是否也能換個想法減少電的浪費,更珍惜現今每一分能源。

……..文章來源:按這裡


精選文章

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