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翰聲屢戰屢敗,卻也屢敗屢戰 最可能當選的綠黨立委候選人

作者: 文◎林瑩秋 | 新新聞 – 2012年1月7日 下午2:33

以四輛太陽能三輪車當宣傳車,潘翰聲的訴求和競選方式很環保,吸引知識份子、中間選民和反國民黨選票,是綠黨在台灣發展多年最有機會選上公職的一次。他說進國會要馬上提案凍結、刪除核四預算,並促使三個核電廠一個個關起來,這態度比其他候選人都更明確。

在臨近五分埔的永吉路、松山路交叉口,行人車輛來來往往,天橋邊停放一輛造型陽春、純手工打造的三輪車,雖然看起來並不起眼,車頂卻大有學問,架著時髦的高科技太陽能板。這是綠黨台北市立委候選人潘翰聲的競選宣傳車,和其他候選人的「戰車」相比,小巫見大巫。

這場選舉,潘翰聲就靠著四輛這樣的太陽能三輪車,後面再跟著幾輛腳踏車,穿梭在信義、南松山的大街小巷,一來示範再生能源如何生活化、普及化,二來宣揚綠黨主張的非核家園、綠地加倍、開徵能源稅等環保理念。他的競選總部裡,祇有七位綠黨黨工幹部幫忙,再加上一些志工義助。

搞學運、做股票、盯環保樣樣行

五十九年次的潘翰聲,不是第一次參選,他屢戰屢敗,卻也屢敗屢戰,絲毫不放棄可以進入體制內改變政府環境政策的機會。

他選過二○○六年的台北市議員、○八年的台北市立委、一○年的市議員,這次再度參選立委,因民進黨在這選區並未提名,加上他的訴求和競選方式很環保潔淨,可吸引知識分子、中間選民和反國民黨選票,是綠黨在台灣發展多年最有機會選上公職的一次。

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常常是站在對立的兩側,但潘翰聲變換軌道來去自如。他畢業於台大政治系、台大城鄉所,從念書時就開始參與反濱南開發案、保護黑面琵鷺運動,但畢業、退伍後,卻進入經濟發展的櫥窗──證券市場工作,想要用最快、最容易的方式賺大錢。

他出生在台南,早年父親在高雄開了一家頗具規模的書店,但時運不濟被倒會所累,舉家遷徙躲債,讓他一度差點沒學校可念,而因緣際會在彰化精誠國中住校讀了一年書。那學校正是九把刀的母校,也是電影《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拍攝的場景,但他對那裡最深刻的印象,是六合彩開獎後常有免費的戶外電影可看。

跟郭台銘唱反調

從讀大學到研究所,他都從東南水泥老董陳敏賢那兒得到助學貸款,每月撥付五千、一萬元生活費,他省吃儉用過日子,把錢存起來跟著哥哥買股票。在當時傳產股是主流的年代,他看到了社會未來發展的趨勢,買玉山銀行、宏基電腦及網路設備股賺大錢。但也因為忙著賺錢,碩士論文沒寫好,被老師給罵慘了。

因為在股市「很好賺」,畢業後,他考上報社跑都會版新聞,但他真正有興趣寫的是股市新聞,最後當了新聞逃兵,選擇去考營業員和高級營業員證照,一腳踩進資本市場,進入股市聞人「古董張」的日月投顧當業務員。

「我一直試圖在環保和經濟發展之外,尋找第三條路走。而且當時阿扁擔任台北市長,我覺得台灣民主社會已逐漸步上軌道,很多人在做,『不差我一人』,所以決定去好好賺錢。」潘翰聲說。

他深知自己不是在名門正派裡學藝,卻在股市看透人性中的貪婪和恐懼,以及如何炒作股票,讓他對資本市場有很務實而透徹的瞭解。

之後,他跳槽玉山證券當研究員,看對LED光電產業前景,讓自營部在晶電三十元左右買進,七十元、一百元分批賣出;並在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看壞LCD面板產業時,逆向操作,提出產業循環數據說服長官,在奇美、友達波段低點大舉買進。

問他為何敢跟郭台銘唱反調?他答得妙:「當時郭台銘想要投資LCD,所以一定會把LCD說得很壞,才能低接。」

研究傳產股 為反國光石化「打根基」

這兩役,他都為部門立下大功,公司打破祇有「團體績效」的慣例,頒給他「個人績效」獎。然後他在眾人一片讚嘆聲中,居然也「逢高獲利了結」,轉戰日盛投信,藉著換工作,幫自己加薪,墊高身價,而且開始研究傳統產業,尤其是石化業。因為太瞭解石化產業的景氣波動和成本計算,也為他日後反國光石化打下深厚根基、預留伏筆。

不過,在證券業工作太緊張,壓力一大就吃東西紓壓,讓他一度胖到七十幾公斤;而且工時超長,「早上七點上班後,就沒有下班時間」,讓他沒時間與家人相聚,每天上班妻兒都還在睡,回家時他們已也睡,他常常祇能看到「睡覺中的太太」,也怕以後孩子會不認得他,所以在經濟條件穩定後,他毅然決然用離職來給自己休長假。偏偏在他人生難得的長假中,綠黨因發展所需,一定要推出候選人參選台北市議員,閒閒沒事做的他,就雀屏中選了。

讓核電「疑慮」發酵 「鬆動」政治態度

「參選期間,我母親因車禍意外過世,女兒也接著出生,接連的生命課題,讓我徹底改變對金錢的觀念,以前會想『自己先吃飽才能助人』,但當前環境急遽惡化,已不能再等下去了……」因著這份迫切感,潘漢聲重新走回環保老路子,祇是他比從前更瞭解成本是怎麼計算出來的。

幾次參選、敗選之間,潘翰聲也經歷更多的環保戰役,松山菸廠大巨蛋案、蘇花高、澎湖賭場公投、中科三期、反核四……,雖然有很多的挫折與失望,但他仍堅信,「祇要是對的事,很努力堅持踏實去做,就會成功。」

「我在金融業最大的收穫,就是瞭解金錢是怎麼在流動?東西又怎麼被生產出來?這讓我清楚看到政府官員、技術官僚和企業家是如何為自己利益扭曲事實,甚至公然說謊。」親身參與中科三期的公聽會、環評會、區域計劃委員會的潘翰聲感受極深。

這一次參選立委,正逢日本福島三一一核災之後,雖然台灣人對核災有較多認識,但這還不必然是他的「得分題」。他很清楚核電是所有環境問題中最嚴重、最具毀滅性、破壞最大,而且不可逆,但在台灣「非核」已變政治鬥爭,夾雜各方複雜的利益糾葛,無法理性討論,他強攻未必有利。

不過,日本核災後,台灣有高達六、七成民眾對核電開始存疑,這已打破藍綠基本盤的界線。所以他善用台灣房屋自有率高達七成以上的特性,轉了個彎,打出「非核家園,不要房產歸零」的口號,並警告大家:信義之星距核電廠三六.一公里;一○一百貨距核電廠三六.三公里,都在核災危險區內。

他的策略是:先讓核電「疑慮」發酵,然後「鬆動」政治態度,再把核電成本算給選民聽,最後提出替代能源方案,爭取最大多數人的認同和選票。

進國會推動「綠色新政」

若潘翰聲有機會當選立委,他說進國會要推動「綠色新政」,馬上提案凍結、刪除核四預算,並促使三個核電廠一個個關起來,這態度比其他候選人都更明確。對於反核、廢核、非核,他自有市場定位:「我和小英,在非核家園一個走快車道、一個走慢車道,而馬英九是方向完全相反的對向車道,宋楚瑜則還不知道要駛哪一邊。」

因為主打「環保牌」,綠黨選舉不插旗子,潘翰聲被認為選假的;祇用太陽能三輪車宣傳政見理念,也被認為選舉成效不彰。這種非主流的競選方式,讓民進黨想幫忙也不知要如何幫起,而他想爭取其他認同非核的政黨一起合作,更不知重視「雙向溝通」而非單向傳遞政治訊息的綠黨支持者能否接受……。這次選舉,對潘翰聲和選民而言都是一大挑戰。

潘翰聲一向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他多姿多彩的人生,堪稱是綠黨最傳奇的立委候選人,搞學運、做股票、盯環保,樣樣難不倒他,祇有選舉,一路走來都備極艱辛。

……..文章來源:按這裡


精選文章

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