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用多少糧食作物來生產生質燃料?歐盟將做出關鍵決策

作者: 莫聞 | 環境資訊中心 – 2013年6月26日 上午11:23

本報2013年6月26日綜合外電報導,林雅玲編譯,蔡麗伶審校

歐盟的生質燃料政策過去一直遭抨擊對發展中國家有負面影響,而歐洲議會各委員會在本月中旬的投票,可能對歐盟生未來的質燃料政策有深遠影響。

2012年歐盟執委會為了回應廣大的批評,提出重大的政策改變,包括引進以農作物生產生質燃料的上限為5%,而2020年的目標是運輸用燃料有10%來自可再生能源。

歐盟執委會表示此舉將刺激「第二代」替代能源的發展,也就是從「非糧食」(如廢棄物或稻稈)生產生質燃料。比起化石燃料,這不僅能大幅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也不會直接干擾糧食的生產。

改良版政策中也首次提出,要考量生質燃料在森林砍伐(deforestation)、抽乾泥炭沼或其他土地開墾所造成的碳足跡影響。環保與扶貧工作者認為,過去計算生質燃料的綠色憑證時,少考慮了這個因素(土地用途變更的間接排放,indirect land-use change,簡稱ILUC)。但他們也擔心,歐洲議會議員在生質燃料產業和農會的激烈遊說下,會在9月對政策提案進行完整投票時,做出退讓。

歐洲議會運輸和國際貿易委員會在6月18日進行投票,將生質燃料的上限提高到6.5%,而不是歐盟執委會原本提出的5%。而產業、研究暨能源委員會在此投票前已進行協商,但是草案看來並不樂觀。該委員會正尋求移除5%的上限,並更換生產生質燃料會帶來衝擊的報告。

在投票之前,聯合國食物權特別報告員迪舒特爾(De Schutter)寫了一封信給歐盟執委會、歐盟成員國和歐洲議會議員,對歐盟的生質燃料政策有諸多批判。他擔心歐盟的政策會伺機土地出租或收購,尤其是在並沒有充分保護現今土地使用者權利的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

用來種植生質燃料的土地面積變化甚大,歐盟值委會估計在2003~2008年,全世界用來種植生質燃料的耕地多了660萬公頃。

迪舒特爾提到,「首先,相關國家的土地和水資源應該先滿足當地居民的食物權,這些民眾也不應被迫和歐盟高消費能力的消費者對抗。」

迪舒特爾表示生質燃料已造成糧食價格上漲,估計到2020年,歐盟的生質燃料目標將使得農產品價格上升,其中植物油可能上漲36%、玉米上漲22%、小麥上漲13%、油籽上漲20%。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生質燃料有利於大型農業產業模式,可能讓當地居民(特別是小農)的利益受限。

迪舒特爾認為歐盟的生質燃料政策和其發展目標相矛盾,甚至可能違反其法律義務。「歐盟成員國都是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的締約國,有義務避免可能會威脅實現其他國家的經濟和社會權利的措施。」

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研究顯示,由於燃料成本的提高,以及得經常補充能量含量較低的生質燃料,要達到運輸用燃料有5%來自生質燃料的標準,意味整體英國駕駛人一年將多付4.6億英鎊。這份報告指出英國為了達成歐盟的能源目標,到2020年,每年駕車的總成本將可能升高到13億英鎊。

工業團體「歐洲生質柴油委員會」表示,歐盟委員會提出的政策變化,可能會導致該工業一年損失85億英鎊的「災難性」後果。

【參考資料】


英國衛報(2013年6月19日),EU votes on crucial cap on biofuels made from food crops

……..文章來源:按這裡


精選文章

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