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能源貧窮族

作者: 陳穎芃 | 中時電子報 – 2013年10月13日 上午5:30

工商時報【陳穎芃】

■德國誓言全面廢核的綠能發電計畫才剛起步,電價卻已急速攀升,使國內出現大批繳不出電費而被迫斷電的「能源貧窮族」。

■A new phrase, “energy poverty", has entered the lexicon.

紐約時報報導,55歲柏林人陶柏(Olaf Taeuber)每晚下班回家都會在廚房點上一盞5瓦燈泡,然後在微弱光線下吃晚餐,但這麼做不是講究情調,純粹為了省電。不得已時他才會開另一盞25瓦霓虹燈。

他表示:「我通常避免待在客廳以便省電,因為電費實在太傷了。」即便他的省電生活已經省到極致,但電價飆漲速度依舊讓他付不起電費,甚至面臨斷電危機。

分期付款 償還電費

今年9月某日,電力公司Vattenfall再度派員到陶柏家準備剪線,幸好他及時請求電費調解機構協助,和Vattenfall達成分期償還電費協議才化解危機。

自從2011年日本核災促使德國總理梅克爾提出全面廢核計畫後,德國國內核電廠便逐一關閉,但綠能發電進展不如預期,不僅燒掉政府大把鈔票,也讓電價快速飆漲,使得像陶柏這樣被電費壓到喘不過氣來的「能源貧窮族」人數爆增。

協助陶柏免於被斷電的調解機構人員卡特納(Sven Gartner)表示,今年1月以來透過該機構和Vattenfall協調電費的案件超過350件。光是今年上半就有1,800人向該機構求助,比去年全年多出200人。

卡特納表示,今年德國消費者平均每人得負擔270美元額外電費以支撐綠能發電計畫,因此首當其衝的就是低收入戶、退休人員及失業人口。RBC資本市場能源分析師穆斯克(John Musk)也表示,去年德國政府對綠能發電計畫提撥的補助高達227億美元,估計在2020年前將增至405億美元。

卡特納表示:「能源轉型的過度期在所難免,但至今執行面缺乏效率與條理。民眾在其他方面的開銷已無法再省。多數人的收入連基本能源需求都負擔不起。」

企業電費 高過英法

電費飆漲不僅打垮消費者,連企業競爭力也開始受到影響。儘管德國政府對700多家大型企業提供能源補助,但多數企業負擔的電費還是遠高過英國或法國。西門子調查顯示,德國工業用戶的電費相當於美國同業的3倍,相對削減海外企業投資德國意願。

西門子綠能轉型因應部門主管尼海芝(Udo Niehage)表示:「電費成本越來越高,恐怕已高過頭了,而這對德國產業競爭力的影響不容忽視。」

除了電費令人頭痛之外,德國新開發的綠能發電在供應過程中也因蓄電設備不足及配電網尚未升級而百般受阻。去年風力、太陽能及其他綠能供電量僅占德國整體供電量的22%,因此還是得動用化石燃料發電來滿足龐大用電需求,導致去年德國排碳量不減反增。

德國在北海Borkum島建造的30座風力渦輪號稱德國最大離岸風力發電廠,原定今年8月開始供電,如今卻延到明年,因為海底留存的二戰大砲尚未清除,以致海底電纜無法連回德國本土。

姑且不論離岸風力發電廠的配電問題,德國本土的配電網也無法應付內陸風力及太陽能發電廠新增的供電量。未來10年德國政府不僅得興建長達1,700英里的高電容量配電線路,還得升級現有的配電網,估計將投資270億美元。

……..文章來源:按這裡


精選文章

讀取中…